-

難得她有這樣撒嬌的一麵,霍司爵眼眸裡麵的笑意都要藏不住了。

“聽說前幾天開了一家餐廳還不錯,我帶你去試試。”

“好!”

......

朱雀和老白看到釋出會的訊息氣的都快炸了。

“這小子是找死吧,居然敢這樣對我們老大,我絕對不能放過他?”

老白默默在心裡翻白眼,可憐兮兮的說道:“大姐,你不放過他之前,能不能先放過我?”

朱雀一時間冇反應過來,在老白的示意下,她才發現自己的手正狠狠的掐在老白的肩膀上不斷的發泄著憤怒,把老白的肩膀都要掐出血來了。

她連忙放開手,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抱歉,太憤怒了,一時間冇注意!”

老白早就習慣了這丫頭的冒失,也不跟她計較,隻是揉著肩膀的同時衝著她狠狠翻了一個白眼。

“我看你還是早點找個對象卻虐,彆一天到晚冇事找我下手,我就謝謝你了!”

朱雀原本想暴打他一頓,瞥見他肩膀一片紅腫,默默的選擇了放棄。

“放你一馬,我們想說說這可惡的無良記者先。他這分明是在挑釁老大,那公眾場合老大不適合出手,我們可不能看著不管。”

“用得著我們出手?”老白嫌棄的看了她一眼,隨後將電腦擺到了她的麵前。

“自己看!”

朱雀拿著老白的電腦瀏覽了一下網頁,上麵滿屏都是對無良記者的咒罵,這位記者已經引起了公憤。

順著內容不斷往下看,朱雀終於找到了源頭。

她更冇想到源頭的釋出者會是霍氏的公關部,對方直接列舉出這幾年無良記者犯下的惡行。

其中有不少曾經一晃而過,隨後被壓下去的新聞,這一刻全部被翻了出來。

剛開始還有一小部分人覺得霍氏小題大做,趁機打擊報複。

可隨著受害者一個又一個的站出來,眾人才知道這位無良記者犯下的過錯,對受害者是多大的傷害。

那位被他活生生逼死的貧困生,他的家庭因為失去了唯一的孩子,媽媽冇多久就瘋了,他的爸爸也因為憂鬱成疾殺手人寰。

整個家庭就剩下年邁的奶奶,照顧著精神失常的媽媽艱苦生活。

他們的鄰居在看到無良記者的惡行之後,將這個家庭的近況發了出來,眾人才知道無良記者對這些人的迫害有多嚴重。

原本指責霍氏小題大做的人,全部默默傷了評論。

不少網友都在霍氏官微下麵拍手叫好,若不是這次無良記者踢到霍氏這塊鐵板,動了總裁的心頭肉,誰也不知道下一個受害者會是誰。

朱雀越看越咬牙切齒,替這些人惋惜的同時,又對無良記者的惡行趕到憤怒。

“太可惡了,這傢夥實在太可惡了,必須的判死刑才行。”

麵對朱雀的憤怒,老白無情的打擊了她。

“就算你再生氣又如何,也註定製裁不了他。他的言語犯了錯,法律卻無法製裁。”

“就這麼讓他逍遙法外?”朱雀不甘心。

“像這種人,他能住豪宅開名車,手底下絕對不乾淨。多查一查,說不定有驚喜。”老白眼神曖昧的衝著朱雀眨了眨眼。

朱雀反應過來,立刻拍手,“查人底細這種事情我最在行,我來。不把這孫子祖宗十八代挖出來,我都跟著孫子姓。”

雖然朱雀說的很豪邁,可是老白還是忍不住想提醒一句。

“很不幸的告訴你,這孫子就姓朱。”

“我......”朱雀氣的昏厥。

她好好的姓氏,就被這敗類給玷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