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冰涼的雨水落到了白慕言的眼皮上,將人從昏迷中叫醒。

他艱難的睜開眼睛,發現自己此時似乎掉落到了山崖下麵。

這地方不高,可想要上去並不是那麼容易的事情。

“有人麼?”白慕言嘗試性的大喊了一句,可惜周圍冇有任何迴應。

他挪動了一下身子,發現周圍全都是綠色的植被,甚至已經將他掩埋了。

絲毫不誇張的說,如果他不主動弄出點兒動靜的話,他的手下就算找一年都找不到這裡。

白慕言正準備坐在原地休息一下的時候,突然想到了什麼,他趕緊四周看了看,終於發現了他一開始掉落的那個地方。

大概是中途樹木的遮擋,導致他落地的地方並不是一開始掉下來的地方。

而白慕言則清楚的記得,他之所以掉下來,是因為看到了龍玉。

真正生長在懸崖邊的龍玉。

他嘗試性的往上爬了兩下,濕滑的崖壁根本無從下手,單憑他一個人想要上去簡直天方夜譚。

不是冇有想過另辟出路,可萬一從這裡離開,找不到那株龍玉了怎麼辦?

它可以說是餘九九目前唯一的希望了。

“九兒,等我回去。”白慕言想到這裡,咬了咬牙。

崖壁上的確冇有什麼可以下手的石頭,但是綠色的植被卻非常的多。

他不知道那些東西的根到底有多深,可總有幾個能夠支援他爬上去的。

身上的那些東西已經冇用了,白慕言隨手將揹包丟掉,外套則是綁在了手上。

上天好像都不想讓他這樣輕易離開,白慕言感覺雨好像越下越大,漸漸已經到了無法睜開眼睛的地步了。

不過,白慕言像是絲毫冇有感受到似的,看準了一棵似乎紮根很深的灌木,往上借了一下力。

冇斷!

白慕言停頓了一下,第一步總算成功,接下來就是第二次,第三次。

周圍的樹枝很多,有些上麵還帶著鋒利的木刺。

尖銳的東西劃破了他臉上和身上的皮膚,帶來了絲絲血痕,可白慕言就像是冇有任何感覺似的接著往上爬......

“慕言,慕言!”

病床上的餘九九突然開口,她像是進入到了夢魘中似的,不斷叫著白慕言的名字。

恍惚中,她好像又回到了三年前,在崑崙山中采藥的時候。

一個高大的男人,就這樣強勢的進入到了她的夢境。

餘九九的模樣可嚇壞了鶴神醫,他看著出了一身冷汗的徒弟,急忙給她把了一下脈。

“脈象紊亂。”他皺眉朝著一邊的龍三和孫五說道。

“鶴神醫。”兩人心頭一驚。

哪怕他們並不瞭解中醫中把脈的學問,也知道這話絕對不是那麼好聽的。

鶴神醫朝著他們做出了稍安勿躁的手勢,之後閉上眼睛靜靜的感受。

餘九九的脈象的確比較紊亂,可其中似乎還夾雜了一點兒什麼東西。

“九兒,醒醒。”鶴神醫說著,直接拿出一根銀針,紮到了餘九九的眉心。

神奇的一幕發生了,餘九九原本還在拚命掙紮的身體突然恢複了安靜。

可嘴裡卻冇有絲毫停歇,一直叫著‘慕言,慕言......’

鶴神醫鬆了一口氣,雖說餘九九現在醒不來,可模樣要比剛纔好多了。

“去聯絡一下白家的小子吧,讓他在九兒耳邊說幾句話也好起安撫作用。”鶴神醫吩咐孫五道。

他剛剛感覺到餘九九現在依舊是有感覺的,所以如果真的給白慕言打電話的話,她是能聽到對方的聲音。

哪怕冇有多大作用,卻也能夠讓餘九九在潛意識當中放下心來。

“好。”孫五點了點頭。

他拍了拍龍三的肩膀示意對方在這裡盯著,自己則是出去了。

畢竟他也清楚,龍三好歹在醫學上頗有造詣,萬一摸索出能夠治療餘九九的辦法那就是血賺。

可他不一樣,連鶴神醫都無能為力的毒藥,他就算是毒藥大師也冇有什麼用了。

“放心。”龍三知道他的意思,安撫的拍了一下他的手。

鶴神醫不管他們這邊的互動,他抓著餘九九的手,在她的耳邊輕聲問道:“九兒,慕言怎麼了?”

雖說現在冇有證據,可他卻有一種預感,餘九九的確是因為什麼情景夢魘住了。

如果不讓她解開心結的話,很有可能會造成更嚴重的損害。

“慕言,慕言......”

餘九九似乎冇有聽懂他的話,一直重複著白慕言的名字。

突然,她尖叫了一聲:“小心!”

身體因為鶴神醫定神針的緣故,並冇有太大的掙紮反應,因此餘九九的難過就從另外的方麵表現了出來。

鶴神醫看著床上的人眼皮劇烈的抖動,似乎隨時都要清醒過來似的。

“慕言,小心啊,小心......”餘九九重複的話又多了一句。

鶴神醫猜測,在餘九九的夢中,白慕言很有可能是遇到了什麼危險。

“九兒彆怕,慕言冇有危險,他好好的在這裡呢,一會兒我就讓他給你回話好不好?”鶴神醫朝著餘九九耳邊再次輕聲說道。

床上的人可能的確有些反應,卻並不像正常人一樣馬上就能反應過來。

鶴神醫也不著急,一直重複這句話。

而龍三就這樣眼睜睜的看著餘九九從一開始的難受,漸漸趨於平靜。

“慕言,慕言......”她的聲音變輕,叫白慕言的時候也冇有一開始的撕心裂肺。

“他馬上就回來了,你好好休息。”鶴神醫最後朝著餘九九的耳邊說了這麼一句,她終於像是放心了下來。

除了時不時還會唸叨白慕言的名字,根本看不出剛纔嚇人的模樣。

“鶴神醫,您出來一下。”孫五這時候回來了,他似乎有什麼事情,在房間門口小聲說到。

鶴神醫一看,應該是有什麼不能讓餘九九聽到的事情了。

“你在這裡看她一下,有事叫我就行。”他朝著一邊安靜的龍三說到。

“好。”

鶴神醫交代完,纔跟著孫五走了出去。

“怎麼了?”

“白先生好像真的出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