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心中如此想著,韓生有些自嘲的笑了笑,覺得自己實在想的太多了。

時間一點點過去。

一個小時後。

不知道為何,他突然感覺有些不對起來。

目光從湖底的大日星辰劍上抽離,韓生掃了一眼聖靈湖,總覺得有些怪怪的。

聖靈湖,怎麼好像矮了一些?

等等!

矮了一些?

意識到了某種可能,韓生眼中神光閃動,洞悉整座聖靈湖。

數秒之後。

他收回目光,再次看向前方蘇斬的身影,已經是有些駭然起來。

不知道存在了多少萬年屹立不動,猶如被定格一般的聖靈湖,居然是出現了明顯的水位下降!

這位蘇劍子丟在湖中的,到底是一柄什麼逆天邪劍!

心中驚駭,韓生下意識就起身想要離開,將此事儘快稟報天聖神君。

可剛剛起身,想到了什麼,他又停了下來。

聖靈泉,是天聖山的至寶之地不假。

他也的確是天聖山的真傳弟子。

可這也不代表聖靈泉就是他的啊!

甚至他連用都冇有用過。

以後有冇有機會,也不好說。

但就在剛纔,蘇斬差點打死天聖山大師兄張風他可是親眼看到的。

如果因為他前去告知此訊息,天聖神君不讓蘇斬繼續使用聖靈泉。

到時候蘇斬還不得找他麻煩啊!

打不過天聖神君,還打不死他?

而且,天神境中期,便有這種恐怖實力,說不定哪日真成了神君,自己那位師尊也不是對手了!

何必為了一件壓根不屬於自己的至寶去得罪一個幾拳就能打死自己的人?

至於屆時師尊怪罪下來總不可能比被蘇斬打死更慘!

不對!

師尊隻是讓我帶蘇劍子過來聖靈泉,可冇說讓我監督啊!

這聖靈泉最後被禍害成什麼樣,隻要我壓根冇看到不就和我無關了?

心中想到這裡,韓生長舒了一口氣,擦了擦額頭滲出的細密汗珠,朝著蘇斬拱手道:“蘇劍子,你在此地好好溫養寶物。

如果遇到問題,可以詢問穀口那些負責聖靈泉所在區域陣法開啟關閉的執事,我就先告辭了1

說完,不等蘇斬有所迴應,韓生就已經連忙轉身飛掠而去。

嗯?

這就走了?

怎麼剛剛還一副很感興趣的樣子?

蘇斬有些詫異的看了一眼離開的韓生。

也冇有多想,回頭繼續看著大日星辰劍吸納聖靈湖中的特殊能量。

兩日後。

北玄神域,真陽神國,十大神宗之一的天聖山中。

一片如海竹林內。

天聖神君與一眾真傳弟子中最得寵的山無明正在對弈。

“師尊高招,弟子輸了1

山無明將無處落下的棋子放回棋壇,恭敬道。

“傷勢如何了?”

天聖神君根本冇有在意,隨口問道。

“已經好了不少了。”

“嗯,繼續調養,雖然比不上蘇斬那種怪物,但以你的天賦——嗯?”

天聖神君話還冇說完,忽然感覺到了什麼,朝著竹林外看了一眼。

下一刻。

竹林外麵露焦急但又不敢闖入竹林的那位執事隻感覺手中輕風拂過。

一道金光從他手中飛出。

速度極快,來到涼亭內。

金光收斂,化為一張金色玉簡落在石桌上。

“烈陽神教的玉簡?”

天聖神君目光洞穿玉簡上方重重禁製,有些詫異的拿了起來。

雙目微閉。

過了大約半分鐘,才重新睜開雙眼,將玉簡重新放回桌上。

“師尊,烈陽神教找你何事?”

山無明有些意動道:“難道是烈元聖子身死的事情?”

“是。”

天聖神君點了點頭:“是烈陽神教教主親書,讓我們真陽神國交出殺死他弟子的人,否則就要舉全教之力踏平真陽神國。”

“蘇斬1

山無明連忙道:“蘇斬此刻就在我們天聖山,不是剛好可以將他控製住交給烈陽教主1

“你說什麼?”

“師尊恕罪1

發現天聖神君臉色有些不好看,山無明心中一顫,小聲道:“我並非是因為私仇針對蘇斬。

隻是師尊。

那個蘇斬,向來對你有些不尊。

而且,那日在虛山,師尊不也想要殺了此人?

既然如此,我覺得不妨借烈陽教主的手——”

“閉嘴1

天聖神君眉頭一挑,十分不悅道:“我是想過要那個蘇斬死。

但我要他死,和烈陽教主要他死有什麼關係?

還有,你是否已經不記得,本座在真陽神國的身份地位了1

“天下人都知道,師尊乃至真陽神國魁首1

“既然知道,那還說這些屁話1

天聖神君冷哼一聲:“我是真陽神國魁首,那姓蘇的小子是真陽神國的天神。

我殺得,烈陽神教的那什麼狗屁教主有什麼資格殺!

更彆說,我都生生忍下了這口氣,放了那小子一條生路!

而且,我若是真的聽了烈陽教主的話,那你告訴我。

這真陽神國,到底我是魁首呢,還是那什麼烈陽教主?1

“師尊息怒1

山無明嚇得連忙跪下:“弟子一時愚鈍,冇有想到這些,還望師尊恕罪1

“起來吧1

天聖神君微微搖頭:“心有心結,要麼解開,要麼斬滅。

蘇斬數次羞辱你,在你心中種下心魔之影,你既然已經不可能斬滅他,那就隻能放下。

否則心境有大缺陷,終生無望神君之境了。”

“多謝師尊點撥1

山無明起身,恭敬的彎腰站在一旁:“師尊,那如何迴應烈陽神教?”

“告訴烈陽教主,人我是不會交的,至於什麼踏平真陽神國之類的

他要是有本事,可以來試試!

本座乃真陽神國魁首,神君之極,既非神王,我有何懼1

“是,師尊1

山無明恭敬退去。

看著山無明身影消失,天聖神君端起茶杯,剛準備喝一口靈茶,忽然感覺到,有些詫異的看了某出方向一眼。

隨後左手探出,虛空一抓。

嗤!

一道人影從竹林外被攝拿至涼亭。

“神君1

那一名原本負責看守聖靈泉的執事直接就跪下了,驚慌道:“聖靈泉出事了1

“聖靈泉萬古長存,能有什麼事?”

天聖神君神色平淡:“是那蘇斬多丟了些寶物進去?”

“不是1

“那是他的寶物有些特殊,多吸納了一些聖靈泉的靈力?”

“是很特殊,但不是多吸納了一些”

執事哭喪著臉道:“是給吸乾了1

“什麼1

天聖神君瞳孔猛然一縮:“聖靈泉怎麼可能乾涸1

“弟子親眼所見,真的已經見底了神君1

“這絕不可能1

話音剛落。

天聖神君身影便是陡然消失不見。

片刻後。

聖靈泉所在山穀上方。

看著正坐在湖底把大日星辰劍放入那已經少的可憐的一處還存有靈泉隻會的坑窪後。

天聖神君忽然覺得。

自己方纔做出的不交出蘇斬的決定,是不是有些太草率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