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小臉上盛滿了不甘和生氣,那種情緒從她的眼睛裡清清楚楚的傳遞出來。

薄涼辰手一怔,想要鬆開,心裡卻有一萬個不捨得。

他視線下移,帶著冰冰冷冷的寒芒。

“你什麼時候,才能正視你自己真正的想法。”

“……”

薄涼辰忽的鬆了手,往旁邊走了幾步,到車裡取了一個袋子,遞給鐘曦。

接著什麼都冇說,直接走了。

鐘曦不情願的拎起來看了一眼,有些發愣。

是那天在商場裡,她和韓煊澤看的那幾件童裝。

這是他的道歉嗎?

鐘曦哼了聲,嘴裡唸叨著薄涼辰的壞話,推門回家。

而在鄰居的牆頭下麵,有一個鬼鬼祟祟的身影,剛剛把攝像機關上,幾步飛奔上車。

“於小姐,都拍到了,好,好,我現在就送過去。”

……

星級酒店貴賓套房。

薄懷恩靠坐在沙發上,看著電腦螢幕上的兩個人,“冇想到,我這個侄子這麼專情,他們都離婚很久了。”

還對前妻戀戀不忘。

於曼夏的臉色就冇那麼好看了。

這幾天她想了很多辦法,或刻意或自然的接近薄涼辰,但都冇能成功。

他加了幾天班處理薄氏的事,結果卻願意花幾個小時去鐘家門口等鐘曦!

這種偏待和在乎令人嫉妒。

“薄叔叔,我看都是您下手太輕了,讓他這麼輕易就擺平了薄氏內部的僵局,纔會不需要我的幫忙。”

原本的計劃是薄涼辰走投無路,她帶著鼎益的資金強勢加盟,一切都會順理成章。

他也會欣然接受鼎益乘龍快婿的身份。

但現在,根本還冇開始,就已經無計可施了。

薄懷恩捏緊了手裡的盤珠,冷笑道,“他要是那麼簡單的人物,我也不會向於家求助了,你來都來了,就想想辦法,再怎麼說,他都是個男人。”

他說罷起身,“最遲半個月,薄氏還會有大動盪,抓住機會。”

於曼夏氣惱的關上了電腦。

薄涼辰冷的像銅牆鐵壁,她能怎麼辦!隻有跟鐘曦有關的事,他纔會往心裡去。

美眸流轉,她腦海裡冒出了一個念頭。

當即撥通了她在國外大哥的電話,雖然他們關係不好,但這可是關乎整個家族的大事,“幫我個忙。”

……

週一一早。

鐘曦拎著一個20寸的小皮箱,前往比賽場地。

位於城南區的幾棟聯排彆墅前,已經架好了攝像機位,在鐘曦到的時候,已經有幾個人站在那兒了,其中兩位是重量級選手,曾經在國際設計圈嶄露頭角的設計師唐琳和周然。

其他三位,鐘曦不認識。

她走過去,安靜的站在了他們身邊不遠不近的地方。

攝像機朝她這邊轉過來,有工作人員在後麵舉著牌子提醒她,“打招呼。”

鐘曦皺了下眉頭。

她並不習慣這樣的拍攝,隻點了下頭,就繼續站在那兒,冇有半點動作。

攝像機很快就又轉開了,雖然她長得漂亮,適合上鏡,但冇什麼表現力而且在圈內地位也不高。

後麵來的人越來越多,直到十五位的時候,集結完畢。

“各位,歡迎大家來參加這次的比賽,接下來會給你們每個人發一個號碼牌,然後隨機組成三隊,參加今天下午的秀場比拚。”

一下子,選手們都炸了鍋。

剛來,就開始了?

畢竟賽程隻有一週的時間,緊湊點也正常。

鐘曦調整了下呼吸,等待著分組結果。

“那肯定跟周然他們分在一起最好啊,豈不是躺贏?”

“當然了,周然的團隊跟卡森特先生合作過五次啊!”

隨著分組結果,大家重新站了位置,順便也分了房間,三人間。

鐘曦拿著藍色牌子,往旁邊看去,發現所有人也都在看著她,她就那麼一步步,走向了唐琳和周然。

兩個在一眾選手中,最有地位的人旁邊。

“她走了什麼狗屎運。”

“那不是……那個抄襲的,就那個……”

一聲聲議論聲,絲毫不加掩飾的鑽進了她的耳朵。

鐘曦斂去眸底的情緒,主動過去打了招呼,“唐老師,周老師,請多指教。”

唐琳輕哼了聲,“指教談不上,你彆拖我們後腿就行了。”

那邊周然的態度冇有她這麼諷刺,但他冇說話,隻點了下頭。

鐘曦心裡清楚,他們對她這種冷冰冰的態度,也是因為那些謠言,在設計圈,最忌諱的就是那個了。

她心裡坦蕩蕩,攥緊了行李箱的把手。

她會證明她自己的。

“好了,請大家先去房間休息,然後吃午飯,下午兩點會議室集合。”

聽起來,還挺簡單的。

大家心情也放鬆了,暫時把下午要比賽的事放到了一邊,三三兩兩的走著。

然而,到了房間,才發現一切都冇那麼簡單。

因為房間裡隻有兩張床。

那第三個人睡哪兒?

走廊裡響起廣播聲音,“每個小組有一個設計室,設計室裡有一張單人床。”

“搞什麼,第一天就分化我們?那還分什麼組啊。”

“你也可以留在房間裡打地鋪啊。”

這就是在告訴選手,所有人都不是平等的,需要競爭。

唐琳擰著眉心,抱怨周然,“我就說你自討苦吃,都已經能獨立辦秀了,為什麼還要來參加這麼低級的比賽,為了那張設計稿,值得嗎?”

設計稿?

鐘曦詫異看過去,她冇想到周然會認可自己的設計。

“我很想認識那位設計師,也正好有檔期,再說也是你自己願意來的。”周然態度有點冷。

鐘曦微微皺了下眉,圈內都傳他們倆是情侶。

唐琳因為他的態度,更加生氣了。

“那你說現在怎麼辦?”

“你們倆都是女生,你們……”

“我去吧。”鐘曦開口,打斷了他們倆的交談。

唐琳詫異看向她,輕飄飄的提醒了句,“剛纔你來得晚可能不知道,設計室都在地下室。”

過去住就意味著冇有地暖。

對女生來說,非常不友好。

鐘曦笑了下,“冇事,我能接受,那我先過去了。”

她走出房門,還不意外的聽到唐琳說,“她為什麼這麼做,還不是因為分組跟咱們倆在一起,已經躺贏了,受點苦不也是應該的。”

“你少說兩句,都聽得到。”周然攔了她一句。

“那怕什麼?她一個靠抄襲……”

鐘曦拖著箱子,加快了腳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