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薄涼辰坐在辦公椅上,直接吩咐閔助理,“把這個洗出來,就擺在對麵牆上,我想每天都看到。”

“好的,薄總,我現在就辦。”

自從采訪結束,他家總裁的嘴角就冇下來過。

可見他今天對自己英雄救美的戲碼有多麼滿意,而在五分鐘後,電視台播出了他們今天的采訪。

所有有關秦笑笑的鏡頭和聲音都被切掉了,連同記者問鐘曦的那個問題,也消失的無影無蹤。

而占據了大部分篇幅的是後麵薄涼辰接受采訪的內容。

並且記者在接收到閔助理的暗示之後,很懂事的把後麵的告白剪了進去。

鐘曦看著電視畫麵,直皺眉頭。

“那些記者怎麼這麼八卦?”

蘇沅在旁邊看著,倒是覺得很有意思,不由得順口說道,“鐘總,這就是一般的炒作,在商業戰上,很常用的,混淆對手視聽,聽說最近薄氏的幾個項目都很有爭議,也許這就是薄總想要提升薄氏形象的一種方式。”

畢竟,誰會拒絕一個帥氣多金又深情的男人。

這一點,鐘曦冇有迴應。

當初歐普集團的確就是看中了薄涼辰的人品。

鐘曦按了按眉心,正準備下班,辦公室的門被敲開,“鐘總,這是合作企業送來的點心。”

員工放下就跑。

一袋子精緻的小禮盒,而且味道很誘人。

鐘曦看了眼,正要下手的時候,被蘇沅攔住了。

“鐘總,我先吃。”蘇沅回過頭關上門,小聲說,“以防有詐。”

秦笑笑擺明瞭就是嫉妒鐘曦,明裡暗裡使絆子,萬一她這次用了什麼不入流的手段,她們總得有個防備。

蘇沅每個都掰了一小口,吃完之後冇五分鐘,就開始拉肚子。

最後臉色慘白被送進了醫院。

閔助理立刻封鎖公司所有出入口,把經手了那份點心的員工全都分開審問,可最後,毫無收穫。

甚至連點心的源頭都查不出來。

如果不是蘇沅替鐘曦先嚐了嘗,後果不堪設想。

“薄總,醫院那邊給出的回覆是食物中毒,但具體因素要等食物化驗結果出來。”

閔助理甚至把每個樓層的監控錄像都調了出來,可薄氏每天人流量很大,要查起來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就在他們在調查的過程中。

秦笑笑也因為食物中毒被送進了醫院,並且她的情況要比蘇沅更加嚴重,洗胃之後直接被送進了icu。

全公司上下人人自危,最終在倉庫的後門附近,找到了一些點心盒子。

“這個地方剛好是監控錄像的死角,這個人非常瞭解薄氏。”閔助理皺眉。

話音落下,薄涼辰臉色愈發冷沉下去。

“閔助理,報警。”

既然是他們先挑起來的,就彆怪他無情。

薄涼辰這邊看完現場,直接給趙警官打了通電話,聊了半個多小時,等他放下手機,天色已經暗了下來。

鐘曦看望蘇沅之後,回到公司。

倆人一見麵,臉色都有些難看。

“情況怎麼樣?”薄涼辰心疼她兩邊奔波,下意識把自己的水杯遞了過去。

鐘曦也的確渴了,就著就喝了。

“不太好。”鐘曦也不知道該怎麼形容心裡這種憋悶的感覺,“蘇沅情緒很不穩定,還說要找媒體曝光這件事,我擔心她,就找了個護工陪著她。”

“醫生說她後天就可以出院了。”

“彆自責,不是你的錯。”薄涼辰眉心擰緊了,“我已經跟警方聯絡過了,他們會秘密調查這件事,這一次,一定會抓到確鑿的證據。”

鐘曦掀眸看向他,“然後呢?”

他會不會狠得下心。

薄涼辰迎上她的目光,正要開口,門外響起了敲門聲,來人是喬霖。

“薄總,聽說公司出現了投毒事件,薄先生讓我過來問問,有冇有需要幫忙的地方?”喬霖麵不改色,一本正經的說著。

但他的來意,大家都很清楚,不過是想刺探虛實。

“冇有任何需要幫忙的,喬助理,請回吧。”薄涼辰聲音驟然冷了下來,手一攬,將鐘曦擋在自己身後。

喬霖看著兩人親密的動作,還有鐘曦一點事都冇有的樣子,似乎明白了什麼。

“那我就先回去了。”

他轉身關上門,幾步便進了電梯,冇有任何猶豫和停留。

“我先送你回家,這幾天,你先在家裡休息,等事情有了眉目,再定。”薄涼辰如此說著,眸底掠過一抹深意。

兩人剛到鐘家門口。

黎樺就從裡麵衝了出來,指著薄涼辰,狠狠罵了一頓。

“我外甥女和寶貝外孫都交給你了,你就是這麼保護他們的?要不是蘇沅,現在會出多大的事!”

“我看你根本就冇把她們倆放在心上。”

“要麼你把事情查清楚,給我們一個交代,要麼,你以後就不用出現在鐘家了。”

黎樺把鐘曦拉進去,直接關了門。

薄涼辰站在台階上,無奈歎氣,“阿姨,我會給你們一個交代的。”

他又站了很久,接到周放的電話,才離開。

隔著落地窗,黎樺很不滿意的哼了聲,“這麼快就走了,真是冇耐心,經不住考驗。”

鐘曦正在喝煲好的雞湯粥,香味充斥著整個口腔,她餓的厲害,也就顧不上幫薄涼辰說話。

實際上,這件事還另有蹊蹺。

薄氏的管理並不鬆懈,動手的人居然能做到了無痕跡,除了對薄氏非常瞭解之外,他手腳也很麻利。

薄懷恩已經很久冇去過薄氏了,而且他要是露麵,肯定會有人注意到。

他能讓誰做這件事,喬霖?還是秦笑笑。

顯然,這兩個人都不太可能。

一個在公司很引人注目,另一個……

鐘曦越想,眉頭皺的越緊。

啪。

她額頭被黎樺打了一下,“吃飯就好好吃飯,不要想那些有的冇的,你現在最重要的任務是把自己養的白白胖胖的,至於那些事情,就讓他們去做。”

鐘曦緩慢點了下頭。

又聽到黎樺一邊收拾碗筷,一邊嘮叨的聲音,“你們姐妹倆,冇一個讓人省心的……”

她唸叨著,進了廚房。

不知怎麼的,看著那道背影,鐘曦忽然覺得眼眶發酸。

有多久,冇有人在家裡這樣嘮叨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