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太陽神主通體籠罩萬丈火光,整個人彷彿化成了一顆太陽,無比的璀璨奪目,更有一道道如龍的血氣從他的天靈蓋中衝出,宛如一座超級火山在噴發。

辰龍神君通體籠罩一片星河,一顆顆大星環繞,氣息比之太陽神主不遑多讓。

九頭鳳王化成了一隻巨大的九頭火鳳,九柄通天利劍在它頭頂上方錚錚而鳴,交織成一個劍界領域。

無形中,三人的氣息在脈動,彷彿聯袂成了一體。

葉天被三人圍困在中間,無時無刻不在經受著連天海嘯般的威壓。

這股威壓之強烈,哪怕換成半步化神,也要在彈指間灰飛煙滅,身死道消。

空間也被禁錮了,如同鐵板一塊,被三位神君無窮的法則神鏈充斥,葉天想再施展虛空神通,冇有那般容易了,很難再一拳轟到幾十萬裡外。

從遠處遙望,葉天就好似處在一片煉獄之中,這煉獄由太陽神主的大日火焰領域,辰龍神君的星河領域,和九頭鳳王的劍域交織而成,裡麵死亡的氣息沸騰如海,禁錮一切元氣波動。

可是,葉天神色淡漠,身形如一杆標槍般聳立著,掃視了三位神君一眼,淡淡說道:“好好活著不好嗎?為什麼非要尋死?”

“大言不慚,我看是你冇有明白當下的形勢吧。莽古神君隻是我玄都星域最弱的化神,證道不過千年。而我等三位神君證道都在五千年以上。我等三人聯手,你以為你有幾分勝算?若是你跪伏投降,我等未嘗不能留你一條活路。”辰龍神君說道,一副勝券在握的樣子。

一眾圍觀者卻是見到,他的眸光無比熾熱,充滿了貪婪之色,死死盯著葉天的肉身看去。

化神初期的修為,肉身卻能媲美化神後期,乃至巔峰化神,定然是修煉了某種逆天的煉體功法。這門功法超越他的星辰戰體,超越神拳門的莽荒戰體,也超越太陽神朝的太陽神體。

當日,除卻這門逆天的金身法門外,葉天身上還有諸多淩駕玄都星域的道法神通,讓辰龍神君無法不產生非分之想。

話說,若是能得到葉天的一身逆天功法,幾百年,或者幾千年後,玄都星域超越光明星域,問鼎九大星域至高都未嘗冇有可能。

“不錯,你若束手就擒,甘願臣服,交出你一身所有功法,我等自然會網開一麵,饒你一命。甚至,你這邊荒星域都可納入我玄都星域的版圖之中,由你來主宰,給你足夠的權利和自由。”九頭鳳王也開口說道,臉上的貪婪之色不加掩飾。

太陽神主雖然未開口,但是也未反駁,分明是默認了,隻要葉天臣服,交出一身所學,可以既往不咎。

轟轟轟!

三股化神氣息交彙,三道化神領域重疊,無數法則之力浮現,空間凝固,杜絕一切元氣流動,一切生機也都被剝奪。

這是要胡蘿蔔加大棒,逼迫葉天妥協了。

聽到辰龍神君和九頭鳳王的聲音,無數中土人卻是陷入了沉思。

大戰的話,結果會有很大的不確定性,一個不好整顆中土大星都要跟著陪葬。

如果妥協投降的話,中土邊荒星域能納入玄都星域的版圖,葉天依舊是中土星域之主,隻是交出一身的功法而已,總體來說還是利大於弊。

“答應還是不答應呢?”連清涵都有些糾結。

因為她知道更恐怖的敵人還冇到達呢,若是能和玄都星域交好,共敵光明星域大敵,那最好不過。

這時卻聽葉天說道:“你們的遺言都說完了嗎?”

說完,他猛地一部踏出。

轟隆!

虛空劇烈震動,彷彿有十萬鐵騎橫推而過。

哢嚓,哢嚓!

被三位神君氣息鎮封的空間,如同玻璃一般,開始裂開。

“小子,找死!”

“冥頑不靈!”

“動手,殺了他。”

三位神君目眥欲裂。他們已經開出很優厚的條件了,想不到葉天竟然連思考都不思考,就拒絕。

嘭嘭嘭!

葉天不理,繼續踏步,滔天的混沌氣在他身前身後湧動。

每一步踏出,身上的氣息就暴漲一分。

當他踏出第五步的時候,整片被鎮封的空間都被破開了,無數法則神鏈崩潰。

他原本金色的肉身,也化作了紫金色澤,連髮絲都是紫金色的,宛如某種紫色的神金鑄就,瀰漫出一股永恒不朽,萬劫不滅的氣息。

大成的紫金神體!

這纔是真正的金身之軀,每一寸血肉中都充斥著無窮符文,無數法則。

這金身,已經超越了化神之軀,達到了返虛古聖的層次。

僅憑這具肉身,葉天就無懼這三位化神。

“殺!”

九頭鳳王最先出手,九柄由九色火焰凝聚的利劍忽地撕裂天地,對葉天斬了過去。

這九柄火焰利劍,乃是由最純粹的九色火精凝聚而成,都有上等神兵的層次。

九柄利劍更組成劍陣,劍氣縱橫,就劍相互聯絡,瀰漫出一股浩蕩之威,使得整片天地都被劍光盪滌,仿若此劍陣一出,就能鎮壓九天十地。

“好可怕的劍陣!”

無數人驚呼,被劍陣的劍光所懾,隻覺眼角刺痛。

幾乎同一時間,辰龍神君和太陽神主也出手了。

辰龍神君手持星辰戰戈,輕輕一震,光輝滿天,彷彿滿天的日月星辰都顫抖了起來。

哧哧哧!

一瞬間,他刺出了不知道幾千幾萬下,一道道星辰之光化成的殺芒從戰戈中飛出,每一道都粗大如山嶽。

隻見星辰殺芒漫天,天穹都被刺得千瘡百孔,像是一掛星河被他一戰戈挑飛了,對著葉天橫擊而去。

“斬!”

太陽神主舉起手中薄如蟬翼的火焰長刀,輕輕一揮,頓時刀芒像是一道閃電撕裂長空,以比九頭鳳王的九柄利劍和辰龍神君的戰戈更快的速度,出現在葉天麵前。

他這一刀,揮灑自如,如羚羊掛角,妙若天成,簡直如九天仙人在演示刀法。

刀芒雖然薄如蟬翼,但是有一種難言的神性,無堅不摧,橫空而過,連星河都要暗淡,虛空更被直接破開一道裂縫。

這一刀,蘊含無上殺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