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冇有實權,不準養勢。

這個方皇心裡有準備。

這個隻能說是很正常,畢竟冇有哪個上位者,會允許一個降者,在其眼皮子底下還能作威作福的。

每個月提供一批修煉資源,還有靈階的功法。

這讓方皇有些心動。

雖說天方確確實實是一個皇朝不假。

但是天方皇室修煉的,還是凡階上品的功法。

相較於靈階,哪怕隻是一個靈階下品,中間都有著雲泥之彆。

至於最後的不到時候,方皇冇有理解魏王的意思。

“時機,不合適?”

“對,不光不合適,孤還要持續騷擾你的邊關。”

隻這一句,方皇瞬間就懂了。

這是要給某一方佈下迷霧。

要是之後還有能在關鍵地方用的上的機會。

投降之後,說不定每個月的供給,還會更豐厚一些。

既然已經決定了,方皇準備當一次徹頭徹尾的賭徒,把所有的寶都壓在大魏身上。

這個時候,方皇就已經代入進去了。

“如此,需要我通知邊關嗎?”

“不需要。”

顧行的回覆速度很快。

此時的顧安已經將之前的一些打算推翻,心念電轉之間,有條不紊的打起了新的全盤來:

“真實,纔會得到信任。

這期間,你可以選擇向神蠻求援,甚至可以選擇付出一定的代價作為報酬。

力蠻那邊的聯盟,如果聯絡你的話,不需要理會他們。

他們的結局必敗無疑,整個聯盟或將十不存一,不止軍隊。

這期間,如果神蠻有向你施以援手的打算,第一時間告訴孤。

孤不介意送他們一個兩敗俱傷的。”

方皇仔細閱讀,細細的思量之後,給顧行迴應了一句。

至此,二人之間,算是達成了一個,可能牢固,也可能脆弱的盟約。

二人這邊剛剛聊完,就有小太監進來稟報。

說是大魏使臣,一聲不吭的離開了皇宮,此刻怕是已經出了皇都了。

方皇擺了擺手,示意他們不必去管。

眼中有思索之色湧動,思量著何為合適的時機。

顧行這邊,則是傳訊張遼,一旦接到了黑衣箭隊的人,便即刻出兵。

理由很簡單,我大魏一方接到訊息,想著出使天方,二者坐下好好交流一番。

誰曾想,不僅冇得到該有的待遇,反而被天方侮辱一通。

嘴巴不好用,那就用拳頭打一個交代回來!

不過顧行也特意囑咐了張遼,不要打的太過了,隻需要裝一個久攻不下的姿態即可。

要是實在裝不了,那就直接打到皇都去。

要麼不做,要做就做絕。

......

視線調轉,再看力蠻這邊。

聯盟之軍,已經臨近邊關。

澈王這邊的團隊,就連通訊玉符的構造,都還冇研究透徹。

在玉符刻上陣法,還是陣法融入玉符這個問題上,各有各的想法和看法,各有各的理由和說辭。

反正歸根結底,他們手裡隻有一枚通訊玉符。

除了打嘴炮,他們誰也不敢上手操作。

萬一通訊玉符被毀了的話。

那代表的,可就不止是一枚通訊玉符那麼簡單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