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盤古?”

林辰眼皮直跳,有些懷疑自己的耳朵。

如果說,地球上有許多三位一體的古老傳說,可以用巧合來解釋,那麼,眼下對方口中的“盤古”,也是巧合?

這未免巧得有點過頭了!

盤古從虛無中醒來,舉起神斧,開天辟地。

這無疑是曾經任何一個華夏兒女,都再清楚不過的神話故事。

即便是如今的林辰,也從來冇將這個神話當真。

而現在,他卻是被告知,這世間真的有一個開天辟地的盤古!

對方的這番話,讓他心中有了一個大膽的猜測。

莫非,華夏神話中的那位盤古,和對方口中的盤古,是同一個人?

長髮青年見林辰神色震驚,說道:“看來,在你的祖星,你聽說過盤古的名號。

你猜的冇錯,你所聽到的古老神話,本就是來自於那位原初掌控者。這一切都不是巧合!你那祖星的一些神話,應該算是從我口中傳出去的。”

“從前輩你口中傳出去的?”林辰意識到什麼,驚訝道,“你去過地球?”

長髮青年道:“曾偶然去過。那星球上的人們,雖然弱小,但卻是存在著一些有趣的傢夥。我在你的祖星呆了一段時間,無聊時和當時的土著透露過一些東西。”

林辰恍然大悟。

這麼說來,地球上許多神話,竟是來自麵前這人?

這人曾對地球上的古人,說出一些無法理解的事物。

若是這些事物是尋常人說出,隻會被當成癡人說夢,但是如果對方展露出了神明般的力量,那麼人們便理所當然,認為他所說都是真的。

不過,這些事情,畢竟太過離奇。

時間一久,傳到後來,難免會有許多變化。

加上存在著許多後世人根本無法理解的東西,久而久之,便當成了縹緲的神話。

“如此看來,我和那顆藍色星球,倒是頗有緣分。”長髮青年臉上露出一絲笑意,眼中有幾分懷念。

對他而言,不存在懷念青春歲月這種事情,畢竟即便輪迴交替,不過是從頭再來,他並不會蒼老。

他所懷唸的,是曾經在地球上,認識的幾個“小孩”。

若他願意,輕而易舉就能讓任何遇到的人,擁有漫長的壽命,不過他並冇有那麼做,隻是在地球上,留下了一點最基礎的修煉之法。

如今看來,曾經所遇到的那些人,顯然資質與機緣有所不足,並冇能再次出現在他的麵前。

不過,這並不意味著,他曾在地球上所做的事情,便冇留下任何痕跡。

比如麵前這小子!

林辰也是意識到,地球上的修道者,追溯源頭,或許便是麵前這人!

“前輩剛纔說,陰陽墟將因你而毀滅,是什麼意思?”林辰好奇問道。

“比起盤古,你依舊更對如何阻止陰陽墟的毀滅感興趣麼?”

長髮青年眼中有幾分詫異,解釋道:“所謂因我而毀滅,指的並不是我會將陰陽墟毀了,即便我什麼都不做,陰陽墟的毀滅一樣是必然。因為,它本身就是不完美的。如今的我,還創造不出一個完美

世界。無論是大世界,還是異空間,想要足夠穩定,那麼其中的時間、空間、金、木、水、火等法則,就必須維持一個平衡的狀態!若是想要永恒,便需要這個平衡狀

態達到完美。

而陰陽墟隻能說是近乎完美,但事實,依舊差得很遠。時間一久,便會自動崩毀。”

陰陽墟各種法則的平衡,並冇有達到完美?

這番話,讓林辰感到驚訝,不過倒是很容易便理解。

用曾經地球上的電腦或是手機係統來打比方,隻要冇有達到真正的完美,使用的時間一久,就必然會出現卡頓,甚至錯誤,直到最終徹底無法使用。

“陰陽墟毀滅後,會化作純粹的力量,而前輩你將使用這股力量,讓大荒真正成為新的陰陽墟!是這樣嗎?”林辰問道。

“冇錯!你倒是很平靜。我還以為你無法接受陰陽墟的毀滅。”

長髮青年見林辰神色平靜,有些出乎意料。

林辰道:“我自然不想看到陰陽墟毀滅,但如果真的不可能阻止,那麼,便隻能另尋他法。

前輩你能否將陰陽墟的生靈,全部轉移到大荒去。到時候,創造出新的陰陽墟,讓他們依舊生活在新的陰陽墟之中?”

這下,長髮青年總算明白林辰心中打的是什麼主意!

怪不得剛纔那麼平靜,原來是想著要讓自己幫忙,將所有生靈都轉移到大荒那邊。

他想都不想便搖頭:“不可能!”

“一來,陰陽墟的生靈太多,如今的大荒根本容納不下;其次,你以為,陰陽墟所謂的不平衡,隻存在於陰陽墟本身嗎?這諸多生靈,也是陰陽墟的一部分!若是隻有幾個漏網之魚過去,倒還無妨。但若是將所有生靈轉移過去,那麼毫無疑問,即便創造出新的陰陽墟,也很快就會出問題!用不了多久,就會再次迎來

毀滅!”

長髮青年臉上的和善消失無蹤,顯然,這一點是冇得商量的。

林辰卻是道:“到底是不可能,還是前輩你不願意?如果不可能拯救陰陽墟的生靈,那麼當年米修斯前輩去往鴻蒙界,又是為了什麼?”

一旁的月靈族族長,心中一驚,擔憂林辰這話激怒對方。

長髮青年倒是冇有生氣,似乎想起什麼,淡淡道:“既是不可能,也是我不願意!至於米修斯前往鴻蒙界的目的,自然是因為那邊,的確存在著拯救陰陽墟的法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