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啪啪……”

聽見掌聲,徐太嬪她們也跟著鼓起了掌來。

雖然她們不明白這個所謂的燒烤趴是個什麼?更不知道這些穿成串兒的生肉要如何吃?但既然是為了歡迎新人加入,還有慶祝灶台壘成,才辦的這什麼趴,掌還是要鼓的。

“好了,好了。

”冷落月滿意地笑著,伸出手往下壓了壓,示意她們不要再鼓掌了。

等掌聲停止後,她便挺直了腰板兒,宣佈道:“我宣佈,燒烤趴正式開始。

“好。

”采薇應了一聲。

徐太嬪她們也跟著說:“好。

然後便站在一旁,不知道該從何下手?

冷落月拿起了一把肉串,坐在烤架前擺著的矮凳上,把肉串往烤架上一放,受到高溫,肉串兒瞬間收縮,冒出了“滋滋”的響聲,肉香味也被高溫給激了出來。

冷落月邊烤便道:“這個叫做燒烤,肉是提前醃製過的,烤一烤,刷刷油,烤熟了撒上我冷家獨創的祕製撒料,便可以吃了。

她一邊說,一邊翻麵兒,用鬃毛做的小刷子沾了油,刷在了肉串兒上。

油刷在烤串兒上,落在炭火上,發出“滋滋滋”的響聲,這烤肉串兒的香味兒也更香了。

萌萌:“宿主你不要臉,這料明明都是從貓超用積分買的。

”人類可真是不誠實。

冷落月:“……閉嘴!”

“好香啊!”衛答應咽起了口水。

“是啊!”

“我還是頭一回見到這種吃法呢!”

眾人七嘴八舌的說著,一邊說還一邊咽這口水。

小貓兒的口水也在氾濫,眼睛直勾勾地盯著他孃親手裡的肉串。

采薇給他擦著口水,好笑地道:“你看啥呢?你又吃不得。

小貓兒似乎聽懂了她的話,小嘴兒一癟就要哭。

采薇忙抱了他進屋,關上了門給他衝了半瓶奶粉。

冷落月給烤得差不多的肉串,撒上了料,又烤了一下下,這肉串就烤好了。

她自己拿了一串兒吹了吹,咬了一口。

哇!她簡直就是個平平無奇的烤串兒小天才,這肉串兒被她烤得也太好吃了吧!

雖然,她以前酷愛擼串兒,但是卻還是頭一回吃到這麼好吃的烤串兒。

萌萌:“烤串好吃,是因為料好。

“……”冷落月不想理這個隻會拆她台,又冇有感情的係統客服,把一把肉串遞給了徐太嬪她們。

“來,你們也嚐嚐。

徐太嬪和劉美人她們把肉串分,一吃,也被這肉串的味道給驚豔了。

這烤過的肉串好香,有肥油的地方,焦香焦香的,瘦肉的地方雖然吃這有些柴柴的,但是卻也很好吃,越嚼越香。

這料也不知道是什麼料,滋味兒豐富,還有些了辣辣的,像是加了茱萸粉,但是這味道卻又比茱萸粉的味道更香更好吃。

“好吃嗎?”冷落月看著徐太嬪她們問。

“嗯嗯。

”徐太嬪她們連連點頭,嘴裡嚼著肉串,壓根兒就顧不上說話。

“好吃就行。

”冷落月笑了笑,繼續烤串兒。

烤串兒的香味十分濃鬱,被夏日涼風一吹,便吹遍了整個冷宮,甚至還吹到了冷宮外麵去。

說是十裡飄香,也絲毫都不誇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