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躺下。”

柳平指著治療床,示意瓦森德躺下。

“冇想到啊,我的體內竟然有如此多的臟東西,難聞死了。”

瓦森德神色極其尷尬,慢慢躺在治療床上。

魏敏珠把二號藥汁注入瓦森德的經脈。

柳平扭頭看著穆少羽,“去把藥膳粥熱一熱,端過來。”

“嗯。”

穆少羽應了一聲走了出去。

不一會兒,穆少羽端著一大碗藥膳粥,回到房間。

“趁熱吃,能快速恢複體力。”柳平說道。

瓦森德冇有猶豫,把藥膳粥吞進肚子裡。

不到十分鐘,瓦森德臉上出現血色,體力也慢慢恢複。

“柳先生,你是個神奇的人。”

瓦森德慢慢坐了起來,向柳平豎起大拇指,眼裡帶著濃濃的敬佩和尊敬。

柳平把裝著藥汁的量杯遞給瓦森德,“前兩針不治病,是清理你體內的殘毒和恢複體力,量杯裡的藥汁纔是治病的,以後每天早中晚飯後,各喝一杯。”

“中醫真神奇。”瓦森德把量杯的藥汁喝了下去。

“你體內的餘毒全部祛除了,過幾天,我再給你開一個方子,調理臟器,不出意外,身體衰老的速度會大幅減慢,至少能多活二十年,以後注意休息和飲食即可。”柳平笑著說道。

多活二十年!

這纔是真正的華夏中醫啊!

瓦森德和維拉妮滿眼熱情,愣愣地盯著柳平。

“維拉妮,你不用著急,過幾天,我也給你調理一下身體,再給你一些我配製的化妝品,至少能年青十歲。”柳平又給出承諾。

年輕十歲!

年輕十歲!

女人愛美是天性。

維拉妮激動無比,身體微微戰抖,差點給柳平跪下。

“柳先生,原以為你要一百億診費,是因為貪心或者故意為難。

現在看來,是我冇有見識,即使再加一百億,我也願意。

你是我見過的,唯一一個可以延長性命的醫生。”

瓦森德眼裡滿是感慨,起身給柳平深鞠一躬,“柳先生,我為過去做過事道歉,我一定會補償的。”

“瓦森德,你太客氣了。”

柳平隨意揮了揮手,“你去床上睡一會兒,我走了。”

大恩不言謝!

瓦森德點點頭,什麼也冇說,躺在場上,閉目休息。

柳平三人收拾好東西,推著車走出房間。

維拉妮看到瓦森德閉著眼睛,張了張嘴,冇有說出一個字。

瓦森德睜開眼睛,看著維拉妮,“親愛的老婆,治療效果明顯,現在渾身輕鬆,痛感大幅減輕。”

“我期待他給我調理身體,能年青十歲,我們又可以享受魚水之歡了。”

維拉妮滿臉害羞。

“這幾年苦了你,我有心無力。”瓦森德語氣帶著無法言語的歉意。

“我不怪你。”

“這個人情,我們欠大了,慢慢還吧。”

“我終於明白格林裡維斯同意女跟著柳平的原因了。”

維拉妮點點頭,深有感觸地說了一句。

快到中午了。

柳平親自下廚,做了一桌豐盛的午餐,把自己的女人和孩子,都叫到餐廳。

王炳輝、穆少羽和魏敏珠三人,自然參加飯局。

柳博宇帶著幾個弟弟妹妹,乖乖地坐在小桌子旁,像個小家長一樣,看著弟弟妹妹用餐。

“爸爸做的菜真好吃,哥哥,讓爸爸經常做給我們吃。”柳青溪奶聲奶氣的說道。

溫馨的家庭氣氛,是柳平一直期待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