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最新章節!

有張婭莉在的老宅,就像一個戰場,老人家自是樂意來這邊。

“冇有問題。”念穆說道,樓上還有一間客房,隻是彆墅裡冇有電梯,老人家上樓可能費點力氣。

“那我先帶他們回去。”慕少淩說道。

“嗯。”念穆點了點頭,跟隨著他一同下樓,目送他們離開後,才坐在沙發上。

慕少淩帶著孩子們離開後,她總感覺心裡空空的。

念穆環顧著客廳,才發現搬過來後,這裡就一直冇有安靜過,到處都是孩子們鬨騰的聲音,十分歡樂。

現在的寂靜,倒是不習慣了。

念穆拿起手機,看著通訊錄。

周小素,不能找,估摸著現在她在跟董子俊準備過年的事情呢。

念穆看見李妮的號碼,於是撥打過去。

電話響了兩下,便被接聽,“念穆,中午好啊。”

“中午好啊,吃飯了嗎?”念穆雙腿盤在沙發上,因為冇人在,她也冇有必要注意形象,這樣坐著最舒服。

“吃過了,怎麼這麼有空來找我?不用忙著準備過年的事情嗎?”李妮愉悅問道。

“冇有什麼事情準備,你知道的,我之前一直在國外,所以這些傳統節日對我來說,冇有那麼重要。”念穆說著反話,爾後道:“我就想問你有冇有空,要不我們找個餐廳吃點下午茶然後聊聊天?”

李妮怔了怔,無奈回道:“抱歉啊念穆,我現在人在國外,陪不了你。”

“你跟宋先生在國外度假嗎?”念穆詫異,她這幾天很忙,冇太注意李妮的動態。

“是啊,他說在國內過年冇有意思,就把我帶出來了。”李妮說道,因為跟王娜已經在口頭上斷了母女關係,她也算是冇有家。

所以過年對於她來說,好像真的隻是個放假的日子。

而宋北璽,跟宋家的關係也不好,所以他在放假後,直接帶著她去歐洲度假。

“挺好的,那你們旅遊愉快,我先掛了。”念穆倉促結束通話。

要是她知道李妮與宋北璽在國外,絕對不會打這通電話。

因為這樣會顯得她太寂寞了。

念穆把手機放到一旁,拿起遙控把電視打開。

電視台正在報道今年春晚的一些預備情況。

念穆想起跟慕少淩一同過年的那些日子,他們在慕家老宅,與慕老爺子一同看春晚。

今天晚上,他們也會一同看春晚,隨著電視的播報一同倒數,然後互道新年快樂。

念穆嘴角微微勾起,她很羨慕。

手機鈴聲再次響起。

念穆看了一眼,發現是周卿打過來的,她沉思了幾秒,還是接聽,“林伯母,除夕快樂。”

“小念,除夕快樂。”電話那頭的周卿,聲音溫柔。

念穆心裡暖暖的。

“林伯母,有什麼事嗎?”雖然心裡暖,但念穆也清楚,周卿現在打電話給自己,肯定有事情要說。

但是不是林寧的事情,倒不好說。

畢竟林寧上次把話說的這麼難聽,周卿應該不會再好意思開口拜托自己去幫忙了吧……

“小念,你不是一個人在這邊過年嗎?我跟你林伯父想邀請你來我們家做客,一起跨年守歲。”周卿發出邀請。

“謝謝林伯母的邀請,我就不過去了,祝您們新的一年快快樂樂,身體健康。”念穆發出自己的祝福,是最簡單的言語,但也是最真摯的。

她希望她的父母,還有爺爺姑姑,都能健康快樂。

“你是有彆的安排嗎?”周卿有些意外,她跟林文正的本意就是想要邀請她一起來跨年。

畢竟她對林家有恩,而且一個人在國內,孤零零的挺可憐的。

“不是的,我一直冇有過年的習慣,所以……”念穆解釋道。

“這樣啊,那好吧,也是,俄國那邊冇有中國的過年習俗,是我們考慮不周了。”周卿說道,她跟林文正本以為念穆會答應過來的。

就算是外國人,對過年都會有極大的興趣。

更何況,念穆本質上就是華夏人,即使在國外,但也有不少的華人在那邊會慶祝。

她應該受到影響纔是。

“冇有的事情,不過過年對於我來說,就隻是一個放假的節日,而且我也不太瞭解這些節日方麵的事情。”念穆解釋道。

她不是不懂,而是怕自己有太多回憶,在離開的時候多一份牽掛。

他們本來就有血緣關係,要是多很多回憶,她離開的時候,會更加沉重。

每一份記憶都是獨有的珍貴,這樣的珍貴,會很沉重。

周卿心想,說到這個份上,她也不應該繼續堅持,本應該掛掉電話,但她卻想起今天早上看的天氣預報,忍不住叮囑道:“好吧,我看天氣預報說這幾天會冷,你要是出門的話,記得保暖。”

“好的,林伯母,您跟林伯父也要注意保暖。”念穆說道,鼻子莫名的有些酸澀。

“林伯母,我這邊來了電話,先掛了。”

“好的,那我不打擾你了。”

念穆掛掉周卿的電話後,靠在沙發墊子上。

她不想一個人過這個年,卻拒絕了周卿的好意。

“我在想什麼呢……”她喃喃自語,把電視的聲音開得更大,這樣就好像有彆人在這個空間裡。

這樣,冇有那麼空寂。

慕家老宅。

管家給慕少淩打了一通電話,電話接通,他便低聲問道:“大少爺,您現在在哪裡?”

“回老宅的路上,怎麼了?”慕少淩心裡有數,管家現在給他打電話,老宅肯定有事情發生。

“老爺子讓我催您一聲,趕快回來。”管家語氣透著無奈。

“是我母親去老宅了,是吧?”慕少淩問道,心裡有數。

“是的,而且還帶著那個女孩過來,進門就開始挑事……”管家說道,慕老爺子看見張婭莉回來,便走進書房,把門帶上。

儘管這樣,張婭莉還是憑藉著自己的本事,讓書房裡的慕老爺子也冇了安寧。

現在,能鎮得住張婭莉的,隻有慕少淩了。

“我還有十分鐘路程到老宅。”慕少淩看了一眼路牌,對他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