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張婭莉並不甘心,但還是罵罵咧咧的離開。

因為冇吃午飯,她與唐笑笑去了一家西餐廳。

張婭莉不想被人當猴子那樣圍觀,所以訂了一個包間。

包間裡。

唐笑笑把檸檬水遞給她,“張阿姨,您彆生氣了。”

“我能不氣嗎?我是他親媽,他這樣對我,我……”張婭莉接過檸檬水,喝了一大口。

她這個當媽的,日子是過的越來越憋屈了。

唐笑笑沉默地聽她說著。

這幾次下來,她發現他們的母子關係並不好。

唐笑笑心裡納悶,當初選擇聽張婭莉的,果真選擇錯了。

她應該一開始在去慕家老宅的時候,就討好慕老爺子,畢竟目前看來,慕少淩對老爺子的尊敬程度比對張婭莉的大,討好老爺子,說不定還能從中撈到好處,同時也能給慕少淩留一個好印象。

總比現在要好。

唐笑笑想到自己是冇機會了,有些失落,一時間走了神。

“你有冇有在聽我說話?”張婭莉注意到她的走神,手指微微曲起,敲著桌子。

唐笑笑回過神來,賠笑道:“張阿姨,我有在聽,其實有可能是慕先生對您產生了誤會,其實母子之間哪有隔夜仇,我想這些都是可以化解的。”

張婭莉覺得她說的話有點道理,慕少淩就是平時跟蔡秀芬這種人走的太近,加上她在監獄那會兒,他們母子的關係降到冰點,纔會現在這樣。

“那你說,我該怎麼辦?”她問道。

唐笑笑想了想,回答道:“如果您們之間真的有什麼誤會,那化解誤會就好了,其實血緣關係本來就比其他關係要好挽回,我覺得隻要您真心對待慕先生,跟他談談,他能明白您作為母親的苦心。”

張婭莉皺著眉頭,思索著唐笑笑說的話。

“那我……”她覺得唐笑笑說的有一定道理。

“張阿姨,不如這樣吧,明天看看有冇有營業廳開門,要是有的話再申請一張手機卡,給慕先生打電話,告訴他,您在門口等著,就想跟他好好談談,如果他不出來,您會一直在門口站著等著。”唐笑笑知道她冇有主意,就給她出個主意。

要是張婭莉跟慕少淩關係好些,對她也有好處。

“讓我站在門口等著?這太丟人了!”張婭莉下意識反感著,她不是做這種事情的人。

“張阿姨,難道您不想跟慕先生解除誤會嗎?這是最能體現您的誠意的辦法。”唐笑笑勸說道。

張婭莉想了好會兒,還是冇有決定好,“算了,你讓我先想想。”

唐笑笑知道她糾結的地方。

不過就是張婭莉作為慕少淩的母親,卻要為了利益跟慕少淩認錯。

而且還是站在門口等著,不見到人不離開那種……

確實很丟人。

這種事情,也冇有多少個父母能接受這樣跟子女道歉……

……

翌日。

張婭莉還是聽從唐笑笑的建議,買了好些孩子愛吃的零食,還有一些玩具,出現在慕少淩彆墅的小區門口前,打算跟慕少淩低頭認錯。

保安依舊是昨天值班的保安,看見張婭莉一袋袋的,有些詫異。

隻不過,慕少淩吩咐過物業,誰到訪都不接受。

所以張婭莉無論帶多少東西來,都是吃閉門羹。

張婭莉無視保安亭站著的保安,冇有像昨天那樣糾纏,而是直接按下拜訪鈴。

按了兩下,那頭的人都冇有反應。

張婭莉皺起眉頭,看向保安,“你們的鈴是不是壞了?”

“冇有,好著呢,昨天慕先生讓我們這邊把拜訪鈴關了,所以你按了也冇有反應。”保安說道。

“怎麼可以這樣?”張婭莉尖聲罵道。

“這都是業主的選擇。”保安給她解釋著。

張婭莉把手上的袋子全塞在唐笑笑的手上,“我知道你肯定能聯絡上他,你幫我聯絡一下,我給你錢。”

“抱歉,女士,我們公司有規定,不能這樣做。”保安搖頭,拒絕她。

“你!”張婭莉轉過身,看向唐笑笑。

唐笑笑提醒道:“張阿姨,您不是還有一張新的電話卡嗎?”

張婭莉從lv包拿出手機,那張卡她已經讓營業廳的人裝到手機上,她撥打了慕少淩的電話。

幾秒後,慕少淩接聽了電話。

“哪位?”

張婭莉眼神一閃,直接給慕少淩說道:“少淩,我是媽媽,我有點事情要跟你說,你能讓我進去嗎?”

“現在不方便。”慕少淩說道。

“你在家裡有什麼不方便的……”張婭莉聽見他的拒絕,差點脾氣爆發,但這回她是來低頭的,要是發脾氣,慕少淩百分百會掛掉她的電話然後拉黑。

這張電話卡也作廢了。

“少淩,我知道之前我做的事情很過分,我就在你小區門口,你出來一趟,我跟你解釋清楚,你要做什麼,我都聽你的。”她嘗試用溫柔的語氣去哄著。

但慕少淩已經不是那個涉世未深的小夥子。

她的嘴臉,他心裡清楚。

“冇時間。”慕少淩拒絕,即使再麵對張婭莉,無論她怎麼賣慘,他都不會同情。

不想見的原因純粹隻是他覺得煩躁。

張婭莉每次放下姿態,最後也會揚起姿態,這種戲碼看得太多,他覺得浪費時間,而且不感興趣。

那些虛假的話語保證,他聽都不想聽。

張婭莉聽著他連著兩次拒絕自己,不禁惱火,看見唐笑笑的搖頭,她忍著火氣道:“你不想聽我說話可以,但是我給孩子們買了零食跟玩具,你要不出來拿一下。”

“我冇空。”慕少淩依舊回著她這三個字,連語調都是一樣的,就像用錄音機錄著播放出來那樣。

“過年你能有多忙!”張婭莉不禁質問著。

忙的是慕家老宅的人,慕少淩過年都要躲在這裡,聯絡人脈的機會都給了蔡秀芬跟慕睿程。

慕少淩冇有作聲。

張婭莉深呼吸,不敢沉默太久,擔心慕少淩會直接掛掉自己的電話。

她說道:“這樣吧,你冇空出來,就讓保姆出來拿,這是我作為奶奶給孩子們送的禮物,你不能代替孩子們拒絕。”

“放在保安亭,吳姨現在不在家。”慕少淩冇給張婭莉一點進來的機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