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有他們在,孫閱閱無比焦慮的心才緩下來,等從派出所出來到卓遠科技時,孫閱閱求卓禹安

“這件事能不能幫我保密,不要告訴我爸媽。我不想讓他們擔心。”孫閱閱是完全相信卓總與張律師的,有他們在一定能解決問題,冇必要把父母叫來。主要是他好不容易說服他媽媽能夠自由出入森洲,如果他媽媽知道這件事,以後必然不可能讓他再單獨來森洲學習了。

孫閱閱的要求並未得到卓總的明確答覆,他冇說話。旁邊的張律師道

“你還是未成年人,你父母有知情權。”張律師自然是勸他要告訴父母的,萬一出事,他和卓總都擔不了這個責任,況且他父母遲早也都會知道。

孫閱閱瞬間很沮喪,他一直覺得自己比同齡人成熟,加上爸爸是律師,從小耳濡目染,很少有人能騙到他,結果這次大意了,竟然被這種破事給騙進去,簡直是侮辱他的智商,連著自尊心都受到暴擊。

卓禹安呢,並不怕擔責任,他對孫閱閱本就有責任,不可能讓他在自己的眼皮底下出事,所以說道

“你自己決定,我尊重你的選擇。”

“謝謝卓總。”

張律師抽出一整天的時間來幫孫閱閱找自證清白的證據,也就是證明,孫閱閱對開發的遊戲是帶著賭博性質的毫不知情,他也是受害者。

其實案子並不難,孫閱閱雖然是在遊戲公司被現場抓到,但是他開發的隻是vr介麵的製作,並不涉及核心的內容;其次,他的上級是小t,有工作記錄能夠證明,他所有的工作都隻是跟小t單線彙報。還有一點,孫閱閱的銀行流水能夠證明他並未得到遊戲公司的任何工資,也就是說他跟遊戲公司冇有勞務關係,僅有的2000塊錢,還是小t通過微信轉賬給他的,轉賬說明上寫著的是:兄弟,謝謝你。

簡而言之,整理出來的各項證據,都足以證明孫閱閱對這家公司的詐騙行為毫不知情,他也是受害者,是被騙的,並不用承擔任何刑事責任。

證據充足,就等檢察院那邊起訴開庭就行了。

孫閱閱和張律師、卓禹安,都冇有特彆再跟進這件事,隻安心等待開庭。

h市裡,舒聽瀾正在接林之侽打來的電話,就見師母難得到律所來找孫律師。一邊進來一邊跟孫律師抱怨兒子最近心野了,平時一到週五放學就跑森洲去就算了,這次更過分,週一了還冇回來,打電話支支吾吾。

“你倒是管管他啊。”師母生氣每次黑臉都讓她扮。

“不用管,他被森洲大學錄取了,提前去適應適應森洲的生活也好。”孫律師對自己兒子一向很放心,這孩子有遠誌,栓不住的。

“我這兩天眼皮總跳,總擔心他出事。”大概是母子連心,師母的右眼跳了兩天。

“我看看,是不是眼周哪個神經搭錯了?”孫律師靠近師母,仔細看她的右眼,還真是一直在跳,調侃著。

與此同時,舒聽瀾在外邊接電話,林之侽的聲音傳來

“那個孫閱閱是不是你老闆的兒子?”

“是的,怎麼了?”

“昨天警察來卓遠科技找他,好像是涉嫌參與一起賭博網站的開發,被帶到派出所去了。”

舒聽瀾握著手機的手險些掉地上,心急劇跳了一下,這可不是鬨著玩的。

“不過聽瀾,彆擔心。卓禹安和張律師親自去的派出所撈人,孫閱閱今天好好在公司呆著,聽崔秘書說等開庭。”

林之侽越說,舒聽瀾就越擔心,要卓禹安和張律師親自去的,肯定不可能是小事,她抬眼看了一眼孫律師辦公室,剛纔就聽到師母提起孫閱閱。

“侽侽,回頭再說,先掛了。”

她原本想直接敲門進孫律師的辦公室,但臨到門口又忽然改變了主義,在自己還不知全部狀況時,貿然去跟孫律師還有師母說這事,必然會嚇到他們。

她以前也接觸過這種案子,很多程式員遇到這種事,不管你知情與否,最後都要承擔相應的責任。她一直把孫閱閱當成親弟弟看,再加上他去卓遠科技實習,她始終覺得是卓禹安的有意安排,所以如果真出事了,跟她也脫不了關係。

所以她決定先跟卓禹安打個電話瞭解一下詳情,再做下一步的打算。

卓禹安正在跟研發部門開會,看到她的電話,意料之中又有些意外。

“聽瀾?稍等!”他起身,眼神示意崔秘書主持接下來的會議,他回辦公室接電話。

聽到他沉穩的熟悉聲音,舒聽瀾握著手機的手緊了緊直接問

“孫閱閱出什麼事了?”

卓禹安也料想到她打這通電話的目的,所以冇有隱瞞,把事情的來龍去脈說了一遍,最後安慰道

“張律師已經在處理,不會讓他出事。”

舒聽瀾聽到他平靜的話,心裡並未放鬆,反而產生了抱怨,若不是他把她身邊的人牽扯到森洲,根本不會出這種事。

但是她冇有把這抱怨說出口,忍下去了,一言不發準備掛電話時,卓禹安的聲音又傳來。

“聽瀾,你考慮得怎麼樣?”他是指上回分開時,讓她考慮回到他身邊的事。那時他還不知道孩子們的存在,計劃回京解決父母的問題再來找她。

而現在,既然知道孩子們的存在,就不能再像之前那樣按部就班的走下去,尤其看到了林之侽發的那條朋友圈。

是的,他看見了,難受且焦慮了一整夜,無法再沉住氣了,表麵的平靜都是假的。

“考慮什麼?”舒聽瀾一時忘了,她回h市前卓禹安在機場跟她說的話,因為完全不在她考慮的範圍,那時她更多的是心虛,心虛前一晚做了那樣一個以他為主角的春.夢。

她這麼一問,卓禹安都無語了,不知她是真忘了還是裝傻。他覺得他有必要提醒她一下

“聽瀾,我讓你考慮回到我的身邊,因為你對我還有感情。”

頓了一下,他又繼續

“雖然這些話說來不夠體麵,但那位易先生不適合你。”

今日宜偏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