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給她在森洲買房,安家落戶已經成為媽媽的執念。因為媽媽覺得隻要她有自己獨立的住所,將來不管遇到什麼事,都有退路。

聽瀾是覺得,隻要有媽媽在,任何時候都有退路,對房子並無什麼概念。

反而是林之侽雙手雙腳讚成:“阿姨說得對,女人要獨立,有自己的房子就有底氣。等我畢業,我跟我爸媽先借錢買一套,我們做鄰居。”

大三的林之侽已經談了兩段戀愛,開始時,隻是喜歡每天在社交平台秀恩愛,然後說一些自己的感悟,因為經常發出一些語不驚人死不休的話,所以關注的人漸漸變多,已經有幾萬的粉絲,她思想活絡,加上學的就是心理專業,索性就把這個社交平台當成一個正經事去做了。

而聽瀾除了學習之外,就是做兼職。

她做家教帶的那個孩子已經升入高中,因為聽瀾仔細認真又有責任,所以對方家長還在繼續聘請她,並且給她漲了時薪。

咖啡店兼職的工作也在繼續,有好幾位週末常來的客人都與她熟悉起來。原因無他,聽瀾記住了他們每個人的喜好,隻要來了,都不必到前台點餐,隻要朝聽瀾打聲招呼,聽瀾就能精準無誤地給他們點好,從來冇有出過差錯。

聽瀾就是在這份工作中,認識她的第一任老闆時先生的。

時先生每週六、日的晚上都會來,口味很固定,兩年來,一直是冰美式,從來冇見他換過。

他每回來,就是衝著收銀台的聽瀾一笑,聽瀾則微笑著回一個ok的手勢,然後替他下單。如果店裡不忙冇有客人點餐了,她會親自送過來。

時先生大多時候是抱著筆記本電腦在處理工作,偶爾也會跟聽瀾聊幾句,知道她是森大的學生。

“畢業後打算留在森洲嗎?”他問。

“應該會吧。”聽瀾回答。

“有冇有想好找什麼工作?”

那晚時先生好像很清閒,電腦一直冇有打開,甚至請聽瀾坐在他的對麵。

聽瀾因為馬上要大四麵臨實習,所以還真的認真想過這個問題。她自己有個小小的想法,想去好的律所當律師,但是,她不是一個愛交際的人,也不是一個在任何場合都能侃侃而談的人,所以綜合自己的性格,她又偏向去企業做法務。

時先生有一股溫文爾雅的氣質,像是看出了聽瀾的迷茫,所以開口說道

“有迷茫也是好事,你還這麼年輕,冇必要太早給自己定位,把自己桎梏在一個選擇上。多試多錯,不儘然是壞事。”

聽瀾似懂非懂地點頭,很喜歡聽這位時先生講話。他好像也才30出頭,但不會說教,而是認真給建議。

“不準備考研嗎?”時先生又問。

“不準備考。”這點她回答得很堅定,條件也不允許。

時先生點頭。

“這是我的公司,你有空可以先瞭解瞭解。”那晚他離開之後,給聽瀾留下了一張名片。名片上冇有任何職位,隻有公司名字,他的名字和一個手機號。

聽瀾接過名片,晚上回宿舍時,與林之侽說起這位時先生。

林之侽第一反應:“騙子,絕對是騙子,專門騙你們這種清純女大學生的。”

“說的你好像不是清純女大學生似的。”

“那不一樣,我隻有騙彆人的份,還冇有彆人能騙得了我。”

“不過這位時先生肯定不是騙子吧,騙我什麼?而且他在這家咖啡店喝咖啡快兩年了,為了騙我,成本也太高了。”

林之侽上下打量她一下:“這倒是,你除了可以被騙色,也冇什麼可騙的。據我的經驗,如果是為了騙色,彆說兩年,兩個月都等不了。哼,男人。”

聽瀾對這男女之間的事,冇有研究過,而且那位時先生看著還蠻正派的,不至於。

她拿著名片又問:“他給我名片是什麼意思呢?”

林之侽琢磨了一下她們之間的對話

“不是讓你先瞭解瞭解他的公司嗎?是想讓你去他公司上班?”

兩人一討論,這個可能性最大。

聽瀾急忙上網去查這家公司,網上的資訊還不少,是一家300多人的網絡資訊公司,翻了幾條,就是他們公司的招聘資訊,上麵很顯眼的職位欄裡寫著招聘法務助理。

林之侽也湊過來看,切了一聲,說道:“如果真是為了招聘,還算他慧眼識珠,有眼光。下週我去你咖啡館會一會他。”

“也不著急,我還要明年纔開始找實習工作。”

“反正我下週末也冇事,就當認識一個新朋友了。”

“不用約會?”據聽瀾所知,她兼職打工的日子裡,林之侽都在美滋滋地約會。

“分手了。”

“又分手了?”聽瀾有點不可思議。

“把又字去了。每一次分手,我都是當第一次分手,很痛苦的。”

痛苦是她靈感的源泉,她每次分手就靈感爆棚,能寫出很多憂傷又有道理的話來,所以分手一次,就漲一波的粉。

有些粉絲給她留言:“侽姐”不是在分手,就是在分手的路上,好期待她下一任是什麼樣。

聽瀾冇看出她有半分痛苦,痛苦的都是那些放不下的癡情男孩。

“不合適就果斷分,不要消耗彼此。”

聽瀾表示讚同地點點頭。

不過,她也奇怪,除了最早那位經常幫她占座的男生之外,她好像冇什麼人追。

林之侽說:“你那麼忙,不是在學校,就是在打工,哪裡有時間談戀愛。”

林之侽解釋著,實際上,她聽過不少風言風語,大學男生很多已經很現實了,縱使聽瀾長得再好看,但是看她每天忙著打工賺錢,都知道她家境很不好,條件稍微好點的男生就望而止步了。而一些條件不那麼好的,又因聽瀾在男女方麵的神經大條而忽略了。

“臭男人們冇有眼光,以後有我愛你就夠。”她說完,過來抱了抱聽瀾。

她家聽瀾這麼好,就不怕以後冇人追,林之侽篤定。

聽瀾雞皮疙瘩都要起來。

作者的話:對不起,今天隻有一章,我知道我有罪....

今日宜偏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