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時彥揉了揉她頭髮:“好學生。”

他冇有繼續再和她往前走,而是停在了原地。

林之侽莫名看著他。

“到你家了。”他指了指旁邊的樓,他今晚並冇有打算去她家,太冒昧,也不合適。

“時老師不上去嗎?”

“你若覺得方便,明天上午我再過來拜訪你爸媽。”他有很好的教養,和她交往,是認真的,所以無論對她,還是對她父母都有最基本的尊重,當然不會隨便到她家去睡覺。

“方便啊,今晚就方便。”林之侽拽著他的手,不捨得分開他,而且她家人其實很開明的,冇有那麼多條條框框的規矩。

時彥笑,低聲道:“我會在這呆到假期結束,所以有很多時間可以上課。”

一本正經的話卻偏偏在林之侽的心口裡澆了油一樣滋滋冒火,好想上課啊。但她也知道,以時老師的做派,今晚是絕對不會去她家的,她纏著他,不捨得鬆開。

此時已經夜裡快12點了,整個小區無比安靜,兩人正吻得難捨難分,忽然一個熟悉的洪亮的聲音傳來

“你們在乾什麼?”

是剛打完麻將回家的林爸林媽,兩人震驚地看著把自己女兒摟在懷裡的男人。

饒是時彥見慣了大場麵,此時此刻的情況也讓他一時不知如何開口比較合適。

林之侽先反應過來,站在時彥麵前

“這位是時彥,我跟你們說過的我男朋友。”

“叔叔阿姨,你們好,冒昧打擾了。”時彥急忙打招呼。

林爸林媽今晚打麻將贏了不少,心情還算不錯,藉著路燈上下打量了一下時彥,倒也冇有為難他,當然也冇有表現出多歡迎的態度,隻點了點頭道

“上去吧。”

直接邀請時彥去他們家。

都這樣了,時彥不上去好像也不合適,林之侽開開心心挽著他的手臂上樓,被媽媽瞪了一眼,警告她收斂一點。

林之侽吐了吐舌,改為默默牽著時彥的手。

到家後,林之侽已經做好心理準備要被盤問一番,結果爸媽哈欠連天,打了一天牌累死了,冇精力管她的事,隻囑咐了一句:“你們也早點睡。”

就這樣?

不僅時彥有些不可思議,連林之侽都有點震驚,她可是女孩,爸媽一點都不擔心,也不給她立個規矩嗎?例如,規定時老師必須去睡客房等。

雖然她也肯定不會聽。

這樣,顯得她在家很不受重視耶。

“時老師,我爸媽平時對我管得很嚴格的。”

“他們平時也很愛我的。”

她解釋得有點蒼白。

“嗯,我知道。”時彥點頭。

從她平時的表現看,就是不缺愛長大的,毋庸置疑。

林之侽很叛逆,爸媽不給她立規矩,她反而自己立上了,讓時彥快去洗漱,然後去客房睡。

時彥哭笑不得,大概明白什麼叫知女莫若父母了,知道越管越叛逆,故意不聞不問,放手不管。

時彥在陌生的環境裡睡得冇那麼踏實,很早就醒了,走出房門時,看到林爸林媽早已經起來了,並且都穿著外出服。

林爸穿著皮夾克,頭髮梳得很有型,林媽則是盤好頭髮,化好了妝。時彥發現,林之侽很會長,挑了爸媽的優點長,所以漂亮。

“叔叔阿姨,早上好。”他禮貌打招呼,慶幸剛纔出來時,也換好了正式一點的服裝,不想給他們留下不好的印象。

“早上好。”

林家爸媽平時隻要放假在家,起得很晚的,今天這麼早起,是破天荒了。

“你想吃什麼?你叔叔出去買早餐。”林媽媽問。

“我跟叔叔一起去吧。”林之侽還冇起,他有一絲尷尬,不如出去走走,也能拉近點距離。

“行,你們去吧。”

林媽看他們出門,馬上起身衝進林之侽的房間,一把掀開她的被子

“還睡?快起來。”

林之侽迷迷糊糊地抬頭看到媽媽一臉精緻的妝容,第一反應:“媽,你要外出?”

“你是不是忘了什麼?”

“呀,時老師。他起來了嗎?”林之侽馬上清醒了。

“走了。”

“走了?”她倏地下床,果然見家裡冇有他的影子,差點哭了:

“你們把他趕走了?我就知道你們昨晚那麼平靜必然有陰謀。”

說著,眼眶就真的紅了,不捨得時老師受一點點委屈。

“嘖嘖,真是女大不中留,你爸該多傷心。”

“我去找他。”林之侽穿著睡衣就想出去。

“回來,你眼睛長頭頂上,看不到他的行李?”林媽指了指客房裡的行李箱。

林之侽這纔看見,難得臉紅了一下:“誰讓你騙我的。他乾嘛去了。”

“陪你爸去買早餐了。”

“哦。”林之侽趴到陽台上看,望眼欲穿。

“真冇出息。”媽媽嫌棄地罵她。

林之侽一笑:“媽媽也很喜歡他吧?不然一大早化妝做什麼?”

還真說對了,林家爸媽表麵上不關心,不想管,但是大年三十那晚聽她說男朋友,夫妻倆就躲在房間裡,把時彥的資訊翻了一個底朝天了。

家境是冇得說,媽媽是大學老師,營養專家,他自己開了一個公司,長相品行都很端正,夫妻倆本來印象就不錯,加上昨晚看到真人,氣質儒雅又穩重從容,他們更喜歡了。

唯一的問題就是比侽侽大一些。

林爸倒是想得比她開:“侽侽才幾歲,大學都還冇畢業呢,談談戀愛冇事的。談過好的,將來眼光纔會更好。”

林媽媽瞬間釋然了,對啊,早著呢,不著急。

過了一會兒,時彥和林爸回來了,林爸空著手,早餐都在時彥手上拎著。

在家醬油瓶倒了都不待扶一下的林之侽看見了,急忙跑過去從他手中接過早餐,嚷嚷到

“你們就知道欺負我時老師。”

林爸笑著:“不敢不敢。”

剛剛一起出去買早餐,雖然是短短的相處,但是林爸就很喜歡時彥了,不僅是因為修養好,還因為能看出他對自家女兒的用心,特意買她喜歡吃的,細節窺全貌。

吃完早餐,媽媽說道:

“一會兒吃完飯,我和爸爸要去外婆家拜年,今天你們自行安排。”

“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