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837章你,你,你想乾嘛?2

韓風看著她那可憐楚楚,痛苦中帶有柔美的俏臉,暗暗佩服她的堅韌和毅力。

衝破了兩道最難的關卡之後,接下來就輕鬆多了。

韓風行雲流水氣度淩雲,一鼓作氣,衝破通裡、陰郤、神門、少府、少衝,五道氣血關卡!

在此過程中。

雖然韓風輕鬆隨意,慕容煙承受的衝擊力,卻不比前兩次輕。

她的心湖從剛開始泛起漣漪,緊接著風起湧雲,逐漸掀起了怒海波濤!

手臂的經脈中的真氣猶如滔滔江水,而她彷彿是隨著江水起伏的一葉飄舟。

不知在何方,不知所往。

就這麼飄飄搖搖的浮動著,任由韓風的牽引,隨遇而安。

她強忍著劇烈的痛楚,猶如夢吟顫聲叫出之後,精神恍惚了起來。

彷彿進入了奇幻幻境中,飄舟盪漾,一船清夢壓星河。

慕容煙經過一場洗禮之後,太累了。

彷彿,每個細胞有疲憊的倦意。

韓風看著安然入睡的小可愛,頭髮淩亂,髮絲被汗水打濕,貼在光潔的額頭上和臉上。

燈光下。

細密的汗珠閃耀,顯得肌膚格外皙白細嫩,溫潤如玉。

她起伏的氣息,如潮汐般起落。

空氣中,瀰漫著淡淡的體香。

韓風花費了大量的心神,神經鬆弛的刹那,也感受到了疲憊和倦意,像是經曆了一場大戰。

他脫了衣服,去沐浴間沖洗去汗水。

不多時。

她拿著溫熱的毛巾回來,給慕容煙擦拭汗水。

睡夢中。

慕容煙彷彿感知到有人在輕撫她,讓她感到很溫柔,很慵懶。

恩~

慕容煙長長的睫毛顫動,眼睛睜開一道縫。

柔和的燈光中,看到一個人正握著她的手,正給她擦拭胳膊。

這人嘴裡還嘀咕著:

“嘖嘖~”

“這細嫩小胳膊,比雞腿都誘人,一口能要出水來。”

“這小可愛,平日裡嬌蠻傲氣,嘿嘿,睡著的時候想個小綿羊。”

慕容煙看著被光影勾勒出的俊朗側臉,心裡暖暖的,憋著笑。

她還是第一次這樣展現在人麵前,況且算是剛剛認識,還算陌生的娃娃親對象!

不!

應該是流氓弟弟!

她還是放不下心裡多出兩歲的姐姐氣勢,臉色平靜,帶有一絲嗔怒,問道:

“在彆人背後說壞話,你感覺禮貌嗎?”

慕容煙突然出聲,把韓風嚇的一機靈。

韓風急忙看向那張俏美嬌紅的小臉,咧嘴笑道:

“第一,小爺救了你,你也不用太放在心上。什麼以身相許啥的,以後慢慢說,小爺我還要看看你的表現。”

“第二,小爺可冇揹著你說話,是在你身前說話,坦誠相見嘛!”

慕容煙見韓風賤笑,明白了他說的坦誠!

她黛眉微蹙,銀牙暗咬,要是有力氣,真想把她摁在下麵爆捶!

這流氓!

弟弟!

討厭啊!

慕容煙憋著氣,橫著眼,瞪了韓風半天,說道:

“你等著!”

“等我有力氣了,看我怎麼收拾你!”

韓風嘿嘿一聲,賤笑道:

“你現在連提根雞毛的力氣都冇有,還敢放狠話?”

“那小爺先收拾下你!”

慕容煙緊張瞪大眼睛,心裡噗通噗通狂跳,語無倫次說道:

“你,你,你想乾嘛!”

“我,我警告你,你敢對我做什麼,我讓你......”

她心裡恐慌的嗷嗷叫,內心更伸出,卻有種莫名的興奮期待!

心裡一團麻,她在自己在麻利掙紮。

韓風把她放到紅被子下麵,說道:

“行啦,行啦,彆你你我我了,小爺高風亮節,是趁人之危的人嗎?”

“都幾點了,困的要死,睡覺。”

“往裡麵在躺躺。”

慕容煙懵逼了。

彆人不是說,煞神很凶猛霸道嗎?

就這?

慕容翠花努努嘴,心裡氣的嗷嗷叫,卻裝作異常平靜。

我都不值得你趁人之危?

莫名的有種挫敗感!

瞧不起誰啊!

她醞釀了半天,說道:

“我呸!”

“高風亮節,虛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