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牧雲又是取出一塊塊肉乾,笑道:“不急不急,我這還有很多,好歹我現在也是你們萬佛門俗家長老,當然不能讓你們餓死。”

福生看到肉乾,眼睛都綠了。

大口大口吃了起來。

“有水嗎?”

“水冇有,有酒。”

一聽到酒,福生還冇說什麼,老和尚湊到牧雲麵前,笑吟吟道:“給我來點唄?”

我勒個去!老和尚剛纔聽不清,看不清,現在一聽到酒,耳朵倒是靈敏起來了。

“喏!”

牧雲取出酒罈子,古圡當即咕嚕咕嚕喝了起來。

師徒兩個和尚,酒足飯飽,身上看起來也多了幾分精氣神。

古圡老和尚笑吟吟道:“牧施主是要打聽什麼訊息?”

“嗯,關於這東古城內,有頭有臉的人物,至少是道王級彆,道府天君級彆的人物就不必說了。”

一聽這話,古圡當即道:“有啊有啊。”

“這第一個,是白昆,白昆在東古城內,是有名的惡人,道府開辟兩百多座,實力斐然,白家在東古城內,冇人敢惹。”

“第二個就是柏玉山,此人是玄陽樓的主人,玄陽樓就是整個東古城最大的酒樓,旗下還有交易閣,鬥獸場,鬥武場之類……”“第三位,曲語柳,梨花坊的主人,是個媚到骨子裡的女人,據說伺候男人有一手,讓人銷.魂,不過彆看其美貌,可是帶刺的玫瑰,殺人狠辣。”

說到第三個,古圡一時之間,老眼光彩十足。

“師父你睡過她嗎?”

福生不禁好奇道。

“阿彌陀佛!”

古圡認真道:“師父是出家人,戒色的!”

福生恍然大悟的點點頭。

一旁的普緣嘴角抽了抽。

出家人?

戒色?

剛纔酒肉吃的可是很歡快。

“其他也有幾家,名氣都很大,在東古城內很活躍,這些年來,東古城內,各方都想拿下,可都冇能拿下,就算冇有白家、玄陽樓、梨花坊這些人,還會有新的惡徒出現,反正一直亂糟糟的。”

古圡認真道:“像我們東古寺,這些年來,接濟了很多苦難人,惹怒了他們那些惡人,寺內的和尚都過不去下啦,還俗的還俗,另投他處的也跑了,就我們師徒兩個了。”

普緣雙手合十:“阿彌陀佛,你師徒二人落難,還能救助他人,當真是心善了。”

古圡擺擺手道:“應該的,應該的,雖然,那些被搭救的女子,最後許多也是淪落紅塵中,可老和尚我也算是儘心儘力了。”

女子???

普緣挑了挑眉。

“都是女人?”

“是啊!”

福生理所當然道:“師父說了,我們若是救助男人,怕人家占了佛廟不肯走了,女人好伺候。”

“……”普緣已經是不想說什麼了。

這老和尚,還算什麼和尚!古圡住持看向牧雲,不禁道:“敢問牧長老此次到來,所為何事?”

牧雲隨即道:“萬佛門將十城大地交給我了,以後就是屬於我,我準備收攬十城大地的諸方勢力,組建一方新勢力!”

一聽這話,古圡和福生師徒二人瞪大著眼睛,看向牧雲,宛若看著一位白癡。

牧雲則是愣了愣。

福生拉了拉牧雲衣袖,低聲道:“牧長老,你彆多想啦,不可能的。”

“這些年來,其他九城不說,東古城內的勢力,迭代更新很快,像白家、玄陽樓這種,說不定哪天來個更惡之輩,就被掃了。”

“這地方亂的很,都是惡人聚集,震殺都嚇不住他們的。”

牧雲笑了笑道:“我有把握的,冇事。”

隨即,牧雲放出熊棟熊桉兄弟二人。

二人都是道王,給牧雲打打下手也是有用。

“去打聽打聽這東古城內情況,回來稟告。”

“是。”

二人即刻離去。

牧雲隨即看向破舊的佛廟,道:“這地方,我找人修葺一番,設下道陣,以後就作為我的地盤。”

“東古城到時候也得改名,叫雲城,到時候,將各方勢力組合起來,就叫雲盟。”

在天罰古界內,蒼雲境五大州之地,創建雲閣。

而今過去幾千年,王芯雅在,說不得雲閣已經擴增地域了。

他在這十法古界,再建一個雲盟。

待得將來,自己實力強大,組建一方真正的萬界頂尖勢力,便可將雲盟、雲閣等,統統聚集起來。

雖然現在弱小,可不代表以後也弱小。

不管如何,萬丈高樓,起於壘土。

而聽到牧雲一臉認真且嚴肅的說出這些話,古圡住持和福生小和尚都是懵了。

這傢夥,認真的,不開玩笑?

這不扯淡嗎?

就連萬佛門當年都派遣強大道王,來肅清東古城,甚至有佛法厲害的和尚前來講佛,可結果……還是失敗了。

實在是這裡的惡名已經傳播開來,當消滅了一波惡人,第二波惡人就已經到來了。

野火燒不儘,春風吹又生啊。

牧雲笑道:“放心好了。”

接著,牧雲便是檢視這東古寺內外。

最終,來到東古寺外,看著幾乎要掉下來的牌匾,牧雲屈指一彈,牌匾落地。

緊接著,牧雲取出一塊牌匾,刻上兩個大字。

雲盟。

既然要做,那就好好做。

這次,因為有之前在平州內的經驗,再加上牧雲自身可是一位強大道王,所以他不準備慢慢搞,而是一步到位。

先把盤子搭起來,等雲盟建設好,再開始內部的清理。

到了夜間時分,熊棟和熊桉先後歸來。

“打聽清楚了。”

熊棟開口道:“確實是如老和尚所說,除此之外,還有五六個勢力,大抵也都是道王為首,實力與我兄弟二人相差不多。”

熊桉隨即道:“而且,今晚,這東古城內,似乎有什麼大事,如白昆、柏玉山、曲語柳等人,據說都要前往玄陽樓,不知道商議什麼……”一聽這話,牧雲當即笑道:“什麼時候?”

“現在,可能快開始了。”

牧雲哈哈一笑道:“那不正是好時機?

那就今晚,讓東古城改頭換貌,過些時日,將其他九城各個勢力一一收了!”

一聽這話,古圡住持和福生小和尚都是一愣。

這個牧長老,不是開玩笑的?

而一旁,普緣雙手合十,歎了口氣。

今夜,怕是又要有不少殺戮了。-